•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社会

河北遵化市两镇领导涉嫌迫害他人受包庇

时间:2018-10-16 11:39:17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58  评论:0
河北遵化市两镇领导涉嫌迫害他人受包庇
       
                 图一:我虽然欲哭无泪,但仍然期待光明
 
    本网唐山讯 近日,多家新闻媒体对河北省遵化市(隶属唐山市)原新店子镇女干部李雨浓(原名李红梅)遭报复迫害事件给与报道披露,原新店子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梁桂发(后升任市统计局长)和原镇委副书记张振轩(后升任市水务局长)因涉嫌先后引诱胁迫新提拔女干部李雨浓通奸遭拒绝而生歹心,利用职权打击报复,不但一直以临时工的待遇发放工资,还乘机关人员分流之机,将其公开处理下岗失业,至今长达26年时间。
    而该市、镇两级,面对受害人李雨浓(原名李红梅)在多次向中央国家机关、河北省、唐山市及本地逐级上访反映举报申诉后。个别领导不但公开袒护两名被举报人,而且推诿扯皮、混淆和歪曲事实真相,拒绝依法查处和对受害人截访打压和精神伤害。
    本事件经公开披露报道后,立即在国内读者和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人们通过各种方式对两名涉案人员给与法律道义的谴责,并关注着受害人的悲惨命运和人身安全,同情其不幸遭遇。
“他们非法剥夺我的干部身份”
    本网调查证实,今年51岁的李雨浓是遵化市遵化镇田庄村人,于1991年毕业于河北省唐山农校,次年3月份被分到岳各庄乡政府林业站工作。她正直善良、政治上追求远大的目标理想,热爱学习,专业水平优秀,勤奋工作,深受组织好评和果农的信赖,是远近闻名的林果专业技术标兵能手。
    当年10月撤乡并镇后,李雨浓随合并建制到新店子镇林业站工作,继续发挥聪明才智,并不辞辛苦走村串户,勤奋钻研摸索全镇林果种植防虫害科学管理新思路,掌握基本情况,形成针对性近期和远景工作目标。
    而就在1993年7月间,随着镇政府体制性整合、人员分流,李雨浓和其他两名公职人员却因“工作不积极”(其中一名转业干部)被确定为“黄牌人员”,但这两人仍被“保留原工资待遇”,“分流未下岗”,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和损失。
    据两人后来回忆说,他们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当时被定位“未安排人员”,之后依旧恢复了工作职务,并退休。
     而恰恰相反的是,已经有身孕、生活负担加重并转工转干的李雨浓却永远排除在政府体制之外,由国家公职人员下岗谋生。因用心不良者“闲言碎语”,家庭破散、遭婆家驱赶后居无定所,陷入了人生坎坷和艰辛,孤儿寡母相依为命,一直熬过多年。
直到2016年初,李雨浓在遵化市政府档案室发现了自己的转干手续。之后,她又在新店子镇政府档案室同样见到了自己被通过的转工转干审批档案手续。
至此,李雨浓才恍然大悟,她本来已经于1992年10月份,就被转为全民合同制工人,而就在同年12月,又转为国家正式干部。因此,证实了在职时曾有好心人提醒她“只要两个坏蛋还在,你就小心遭人算计报复”的传闻真实性。
“难道不上床就被下岗开除吗?”
    当夜,义愤填膺的李雨浓对自己的不幸遭遇感到委屈和不解,一幕幕充满耻辱伤心的往事涌向心头,几多伤感和无奈。
    李雨浓在自己的书面举报反映材料和媒体调查中说,时任新店子镇党委副书记、镇长的梁桂发,镇委副书记张振轩作为基层领导干部和有妇之夫,贪财好色,生活道德败坏,曾经以“你只要你从了我就能进步,党组织就重用培养”为幌子、先后多次对其提出两性关系的“非分要求”。
    据李雨浓回忆,面对两人的各种威逼和利益诱惑,她始终不动心、

河北遵化市两镇领导涉嫌迫害他人受包庇
图二:举报控告层层批转  涉案干部自在逍遥
 
洁身自好。她说:“我要靠勤奋和双手打拼干好工作。你们受组织培养这么多年,也都是有儿有女的人,拿着人民的俸禄,不把心思用在正地方、尽职尽责为党和人民服务,却满脑子乌七八糟,仗势欺人!”
    在多次遭到李雨浓抵制驳斥后,梁振发、张振轩两人咬牙切齿、转脸将李雨浓由“重点关心培养重点人”变成了寻机打击报复的对象。他们将已经市、镇两级申报、批准法律生效的“转工”、“转干”档案手续资料扣押隐瞒,向上级领导打小报告,诬陷李雨浓“个人品行不端”、“工作能力和表现差劲”。
    在梁、张二人的弄虚作假和营私舞弊下,不但隐瞒了以上事关受害人前途命运的、并依法生效执行的两个原始组织人事档案资料,将李雨浓干部编制名额“私自灵活处理”,鸡蛋里挑骨头、造谣诬陷对方,一直以最低临时工薪金待遇发放工资。
    1993年7月间,梁、张二人为彻底铲除心患,假借镇政府人员整合分流定位之际,将李雨浓“分流下岗处理干净”。
而作为以上两人的上级领导机关,仅凭一面诬陷之词,对此影响当事人前途命运的重大事件,做了草率处理,直接造成受害人李雨浓含冤落难,长期人生处境坎坷艰辛。
两级联手袒护违法乱纪者
    为此,性格倔强、身心疲惫的李雨浓重新振作精神,踏上了艰难坎坷的上访维权之路。而此后接踵而来的威胁恐吓和刁难,让她喊冤无门,伸诉无路。她说:“市里个别领导不但阻止我伸冤,还为梁振发、张振轩两人充当保护伞、挡箭牌。”
    李雨浓手持原始申诉证据,开始奔波往返在遵化市政府以及相关的各部门之间,他相信两级党委、纪检委有这个能力依法处理好自己的冤情。
    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2016年新店子镇政府关于李雨浓反映问题调查情况的报告》中,却故意不提李雨浓的干部身份问题。在对“九人核实”过程中,撒谎称:除梁桂发、张振轩“未联系上”,其他人员多数都记不清楚了。

河北遵化市两镇领导涉嫌迫害他人受包庇
图三:既然“两转合法真实”,也不给你伸冤翻身
 
    换言之,调查人员在有关领导的旨意下,故意绕开放过了以上两名涉嫌违法乱纪的被举报人。内部知情人说:“常年来,这两人明摆着在周边附近居住,安全着陆退休,就是闭着眼睛摸瞎、也能敲开他们的家门,难道上天入地了不成?”
    也有人说,其实调查人员曾经找到梁桂发、张振轩两人了解核实,但均没有下文了。
    由于李雨浓坚持举报维权,就在遵化市本应该对梁桂发、张振轩两人涉嫌违法乱纪等问题依法查处的关头,个别市委、市政府领导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并多次指派信访局长闫东升、遵化镇人大主席张杭游(李雨浓家乡领导)找她做工作,叫她不要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同时明确拒绝恢复她的干部身份,拒绝经济精神赔偿。
这样的调查处理结果如何令人信服?
    2016年6月24日,遵化市信访局、人事局与新店子镇曾共同召开的碰头会议上,专门研究李雨浓(李红梅)问题,并研讨性“对策解释”。市人事局卢立冬科长表示“从未经历过”这种稀奇百怪的事情,难以对“实行档案化管理”进行解答。
    同时调查报告中书面承认,在当时新店子镇的分流人员中,只有李雨浓(李红梅)一人被真正受到了“开除下岗离职”处理,属于极为“特殊罕见”的案例,希望(市)领导帮助协调此事。
    本网调查证实,同年6月30日,遵化市政府在书面答复李雨浓:她的转工、转正定级手续,经人力资源和和社会保障局核实、真实有效;但对她的合理合法要求却置之不理,理由是被列入分流和“没做安排人员”。此次该市乡镇机构改革、人员分流,是按照上级的要求,为转变职能、消除弊端而进行的;是当时的大形势、大环境,不是针对李雨浓(李红梅)一个人。
    该市、镇两级个别领导上下相互推诿扯皮,联手抵制对抗上级督办批复,以“正在调查解决”为由刻意隐瞒李雨浓事件真相。
无奈之际,看不到伸冤希望的李雨浓只得再次求助于上级党委、纪委、国家信访局和检察机关,至今多次到省城石家庄和北京奔波呼吁。但她多次遭到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尾随盯梢、监视监听、截访和打压,人生处境异常艰辛。
    李雨浓伤感地回忆说:“我感觉告状无门,有理无处说,精神受到严重刺激,身心极度疲惫,真想一死了之。”
    有关法律界人士认为,尽管河北省遵化市、镇两级对李雨浓的“被分流、停职和下岗”处理过程以各种理由给出解释、定论和搪塞,但改变不了其遭打击迫害的事实铁证。问题更加严重的是,这种两名被举报镇领导谋划实施的违法乱纪个人行为,在案发后却被两级党政纪检部门承揽转嫁和打包。

    其目的无非有两点:一是继续歪曲、掩盖和抹杀历史真相,以组织名义和借口保护两名涉案的被举报人,并使其违法行为合法化。当地党委政府所出示的调查结论,观点不正、逻辑混乱、漏洞百出、自相矛盾,欲盖弥彰却“越描越黑”。二是联手串供抗法、欺上瞒下,敷衍中央、河北省批转督办,以权压法,蒙骗、推诿、拖延和转嫁矛盾等手段来对付、打压反制举报人、受害人。并盯梢监控、尾随截访,威胁恐吓。其行为,党纪国法所不容。

来源:http://huanqiujd.com/a/view/media/2018/0917/411.html


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淮安热线》网站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淮安热线版权所有